全?#21487;?#21697;分类

您现在的位置: 全?#21487;?#21697;分类 > 文 学 > 中国文学 > 中国文学作品集

今日宜远游

  • 定价: ¥49.8
  • ISBN:9787533954277
  • 开 本:32开 平装
  •  
  • 折扣:
  • 出版社:浙江文艺
  • 页数:222页
  • 作者:编者:韩寒
  • 立即节省:
  • 2018-10-01 第1版
  • 2018-10-01 第1次印刷
我要买:
点击放图片

导语

  

    《今日宜远游》是韩寒亲任主编的原创文学合集,本书向你展现复杂世界中的?#30475;?#19982;真实。故事、随?#30465;?#22270;片和观点为主要的内容组成部分。
    作家葛亮的“香港铺?#21360;保?#38386;逸的文字为你呈现出温情独特的港式生活;吴浩然和你分享他的毕业季,不同的兵荒马乱,相同的散场,别离后我们带着回忆天各一方;张晓晗为你带?#21019;?#27882;美文,远游在外的孩子们即使飞得再远,也有一根线握在最亲的人手上;姬霄的一句?#28595;鬩欢?#36208;了很远的路吧”,不是宽慰却告诉你路再漫长除了鼓起勇气走,别无他方;更有陶立夏、七堇年、郑执、苏更深、荞麦等人气作家为你带来他们的故事。此外,还特邀了民谣诗人周云蓬在《京都梦寻》中记录了?#27426;?#26377;趣荒诞的“京都巡礼”;音乐?#39034;?#40511;宇的《远不远》写于2018年巡演之后,他说他要做个实验,关掉手机,看看?#23729;?#29983;什么。书中还有韩寒为本书特别撰写的后记。

内容提要

  

    韩寒主编的《今日宜远游》围绕“远行?#38381;?#20010;主题,?#24425;?#20102;各种各样的人们在路上的故事。如?#26029;?#28207;的铺子,好景常在》,?#24425;?#30340;是香港市井的风土人情,在俗世的家长里短中体味人情冷暖?#24359;?#20320;?#27426;?#36208;了很远的路吧》,?#24425;?#30340;是在?#26494;?#36335;上遇到的那些苦难时刻,总有闪光的人或事来安抚你。

作者简介

    韩寒,1982年9月23日出生,作家、赛车手、导演,小说、散文作品总销量超2000万,?#29615;?#35793;成十余种语言在全球出版。
    作品:
    小说
    《三重门》?#26029;?#23569;年啦飞驰》《长安乱》《一座城池》
    《光荣日》《他的国》《1988:我想和这个世界谈?#28014;?
    散文
    ?#35835;閬乱欢取貳?#23601;这么漂来漂去》?#27573;宜?#29702;解的生活》
    ?#28216;?
    《通稿二零零三》《杂的文》《可爱的洪水猛兽》《青春》
    主编:
    《独唱团》
    《很高兴见到你》?#24230;?#20320;家玩好吗》?#26029;?#24471;美》
    《不散的宴席》《在这复杂世界里》《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》
    《我们?#28216;?#38476;生过》《可以不可以》
    电影:
    《后会无期》《乘?#32537;?#28010;》
    赛车:
    中国职?#31561;?#36710;史上唯一场地与拉力双冠军

目录

随笔 Essay
  香港的铺子,好景常在/葛亮
  烬余录/吴浩然
  你?#27426;?#36208;了很远的路吧/姬霄
  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/张晓晗、
  我敢在你眼底孤独/张怡微
特邀 Special
  京都梦寻/周云蓬
  远不远/陈鸿宇
观点 Q&A
  你?#24515;?#20123;通过自我修复来度过艰难时光的经历?
  如何看待“眼前的苟且”?
  一个人需要走多少路才可以被称作男子?#28023;?br>故事 Story
  看不见彩虹的人/陶立夏
  情感教育/荞麦
  一叶之吻/七堇年
  等待戈黛娃夫人/张天翼
  科伦坡?#31561;??#36947;?#30524;睛
  归途快递/康夫
  夜车/毛利
  去吉姆酒馆的好天气/苏更生
  消失的海湾/郑执
寒暄  韩寒

前言

  

    当年我脑海里隐约有两个句子:
    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
    也穿过人山人海
    ——其实是一个句?#21360;?br/>    好几年后,
    这句话终于有了一首好的曲子作为归宿。
    不是每个句子都有书本和曲子安放,
    也经常没有?#24605;?#24471;你说的只?#20113;?#35821;,
    甚?#20142;?#39118;里的回应都不?#23882;小?br/>    不?#23882;?#30340;。

后记

  

    和八年前写的那一个前言不同,写今天的这些话拖延了很久。我记得八年前,我们的办公室在浦东。至于为什么在浦东,是因为招了五六个编辑,统计下来似乎住浦东的同事比例更大些,那办公室就租在浦东吧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草率的决定,因为我每天路上都要堵两个小时。堵车是最让人难受的事情:你爱开车,你也的确在开车,但你就是没有真正在开车。
    我知道这话有点绕,不好理解。其实我们做很多事情部是这样:你爱这件事,你也的确也在做这件事,但你就是没有真正在做这件事。
    八年过去了,我要做差?#27426;?#21516;样的一件事情——写后记。有的时候,做的是同样的事,只是因为时间不再相同,就完全不是一样的心?#22330;?#20320;不再喜欢你所做的事情了吗?似乎也不是。你疲惫了吗?似乎也不是。你有了新欢所以忘记旧爱了吗?似乎也不是。
    也许过了很久,你才发现,不是所有的爱都永恒燃烧似火。有时候虽然依?#19978;?#27426;,但你就是不想再关心这件事,不想再听闻这个人,不想知道任何消息。每年你看到的春花秋?#26199;?#39118;冬雪都一样,每年你感受到的却都不同。
    所以,我要表达的就是,我其实不想?#27492;?#36825;些文章已经封存在我的记忆里了。你们每个人都有钥匙,需要的时候掏出钥匙来看一眼就罢,回顾一下当年的岁月。至于今天的一切,都和往昔无关了。

精彩?#24120;?#25110;?#36828;?#29255;断)

  

    1
    现在住的地方,若用地产中介的口气﹐便说是“旺中带静”的。这街的形?#31359;o是一个长长的弧形﹐好像一枚新月。街道两边是一些有了年岁的楼宇。静的确是静的﹐其?#30340;质?#24182;不远。因为这街的形?#31359;o自成一统﹐便涤清了外界的许多声响。或许?#24425;且?#20026;老旧﹐最初并不打算长居。因为家中曾经的变故﹐租住这里﹐是为了能在中午赶回家来﹐陪母亲吃饭。后?#28147;?#23601;住了下来﹐一住就是几年。
    一则是因为房东人实在是很好。房东?#29420;?#20808;生,是上海人。据说当年出租的时候,他有自己的挑剔。但因为听说我是南京来的,引为老乡,竟然很爽快地答应下来。?#26029;?#29983;是五十年代来?#37150;?#19994;的工厂主,时当壮年,现在说广东话也还带了浓浓的乡音。当时香港的大环境和后来的经济起飞尚有距离。
    所以,艰苦的日子?#24425;?#32463;过了的。第一次的置业,便是在这里买下了几个单位。自己住过红磡、湾?#23567;?#32769;了,就搬回了这里。大?#23478;彩?#22909;静,又见得到老街坊吧。?#26029;?#29983;喜烹饪﹐兴起,会烧一些地道的本帮菜,送过来与我分享。又喜欢京剧,有很多京戏的影碟。有时候听得见隔壁的声响,最多的是《法门寺》。
    这出我不陌生。大?#23478;?#20026;外公也喜欢。有一次他还特来邀我?#36864;?#19968;起听。是一出《空城计》。他说他其实最喜欢的,是马连良和周信芳。谈起来,竟也知道年轻得多的于魁智。便又感叹,他来香港的时候,于还未出生呢﹐现在居然就在大陆当红了。?#20302;?#21518;﹐自己去了里屋翻了半天﹐翻出一把京胡,沾满了尘土。他一面擦灰,一面说这京胡跟他来了香港,也老了。原先弦是上好的马鬃,断了,在这里竟再也配不上。现在勉勉强强装上了钢丝,只有凑合地听了。?#20302;?#23601;拉起一曲《大登殿》,声音?#34892;?#23574;利,但力道却是足的。在这咿咿呀呀里,窗外暮色也低沉下去。我便?#34892;?#29233;这条街了。
    2
    回忆起来,在香港也迁居了多次。早前在港岛的西区﹐第一个住处,在山道上,四周的风物似乎是让人喜爱的。早上推开窗子,遥遥地能北望到海和浓重的晨雾。下了楼﹐看得见?#34892;?#22810;弯折的小道。傍晚的时候,和缓的风?#24425;?#23665;上来的。夕阳的光线从法国梧桐的叶?#27704;?#31579;下来,落到地上是?#20999;?#28857;点。间或?#25191;?#19979;一两朵洋紫荆或者合欢,便是这光斑中的一两点锦簇。景全是小景,因和日常相关,也更入眼入心。
    这些小道,都不起眼,其实是西区的血脉,内在有严整的秩序。街边琳琅的小铺,都是因地制宜,见缝插针。名号却时常分外地大,比方说“贝多芬琴行”“刘海粟画院”﹐通常却?#36824;?#21313;米见方﹐大?#23478;彩?#39321;?#37150;?#22303;寸金的明证。
    靠着正?#37073;?#26159;很陡峭的一条?#37073;影?#21688;道落下,站在上方,目光直上?#27605;攏?#21487;一直通向德辅道。整条街都是石板铺筑的阶梯,密集集地下落,几乎有点壮观的意思。这里是很多香港电影取景的地方。
    我常去的是靠近山脚下的一爿旧书店,叫做“平记”。终年是一盏泛了蓝的日光?#30130;?#29926;数很小,并且?#20102;覆欢āR星?#25670;了几个通天大书架,生铁或是木的,里面有很多漫画,因为?#34892;?#26159;限量版,待价而沽。香港有数不清的漫画收藏迷,真的有肯为一本上?#20848;?#19971;十年代出版的?#35835;?#34382;门》出上好几旧水的(“一旧水”即一百元)。这个书店却专有一个中文书架,间歇让人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在这书架上,我淘到过天地初版钟晓阳的?#35835;?#24180;》、联文版的?#26029;?#31119;会》、王瑶先生的《中国新文学史纲》,甚至有一本五十年代出版的丰子恺《绘画鲁迅小说》,品相十分地好。后来这间店,大?#23478;?#20851;了门。
    P3-5

 
神秘深红援彩金
自动挂机赚钱系统下载 体彩稳赚不赔啊 极速快三精准计划 有用过福少时时彩的吗 淘宝快3怎么玩 AG惊吓鬼屋平台 怎么样才能在游戏中赚钱 时时彩五星二码不定位技巧 打麻将必胜绝技 ag平台注册 爱玩天天乐棋牌 广东快乐10分开奖信息 微信麻将软件现金红包 腾讯分分彩app 做电商真的赚钱吗 江苏快3app怎么下载